托底与防范:谷歌缘何欲并购HTC?

时间:2017/9/11 11:22:11 作者:加载中…… 责任编辑:加载中…… 来源:加载中……

近日,htc再次迎来坏消息,这家曾经的手机巨头单月营收创下13年来的新低。同时,还有消息称,谷歌收购htc手机业务的谈判已经进入尾声。那么问题来了,谷歌为何有意并购htc的手机业务?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首先我们认为,就htc本身而言,除了谷歌之外,其可能根本找不到买家。在此,也许有人,甚至包括htc自己都会认为我们的看法过于偏激,毕竟此前的palm、摩托罗拉、诺基亚等这些在手机产业与htc一样逐渐没落的厂商最终均找到了买家。例如palm被惠普并购;谷歌收购了摩托罗拉移动,之后再度易手联想;诺基亚归属于微软。但不知业内知否注意到,除了时间的因素之外,尽管这些厂商同样是走向没落,但依旧具备htc现在所不具备的价值。

例如当时的palm具备基于palm os的完整独立生态系统;摩托罗拉移动除了具备大量专利外(这也是为何其仍可以被两次出售的主要原因之一),可以让谷歌借此维持android阵营的稳定(当时android正面临苹果和微软专利诉讼的压力)的android发展的关键时期,而摩托罗拉当时为了大力支持android的发展,彻底放弃了自己的linux系统。与摩托罗拉移动类似,诺基亚在被并购前,也是放弃了自己的symbian系统,且拥有大量的专利和较庞大的手机用户基数外,还在最后成为微软windows phone生态系统的中坚(例如其lumia手机一度占据微软windows phone出货量的90%以上)。

从上述不难看出,尽管都是走向没落,但与palm、摩托罗拉、诺基亚这些被并购的厂商相比,htc明显先天性缺失对于买方的并购价值(例如独立生态系统、专利、予买方的战略诉求等)。

既然如此,谷歌为何要出手并购htc?按照坊间最流行的分析,认为谷歌有意买下htc智能手机部门最明显的原因其实就是为其自有手机品牌pixel的研发和制造积累专用资源。pixel手机上市时曾遭遇过大范围缺货,如果htc放弃自有品牌产品,只负责pixel的制造,那么产能就能跟上市场需求了。除此之外,htc在音频和影像领域的多年积累也是谷歌最为看重的资本,未来u11或u ultra上的设计元素甚至可能会延续到pixel的血脉中。此分析初看相当有道理,但在现实的市场面前却禁不起推敲。

首先从pixel的发展看,无论是其前身的nexus系列,还是现在的pixel均是作为谷歌android阵营的象征意义的标杆产品,且从未达到可观的市场销量。以pixel为例,其发布时,有业内预测年销量应该在300~500万部,结果最终乐观的统计充其量在50万部左右。

再看htc,销量也是暴跌,目前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仅在2%左右,基本上与已经退出智能手机市场的微软相当,只不过htc还在苦撑而已。可见,上述htc在音频和影像领域的多年积累可以助力pixel的说法很难成立,至于解决pixel的产能问题,我们认为鉴于pixel和htc如此之低的销量,与提高产能并无直接的关系,而是市场需求所定,即如果市场和用户不买账,即便是产能跟上也是徒增加库存而已。

尽管如此,但从过往看,两家公司可谓是老相识,htc不仅代工过谷歌手机,还是最早一批支持android系统的厂商,可谓谷歌铁打的合作伙伴,并一度成为android产品的代名词。 例如2008年,这家台湾手机制造商推出了首款上市销售的android手机—htc dream(g1)手机。两年后,它又与谷歌合作推出了android旗舰产品nexus one。

除 nexus one 外,同年另一款轰动的产品是 htc desire。desire 在硬件上维持了和 nexus one 基本一致的硬件配置。如果说之前的 g1 到 g6 算是 htc 在 android 阵营的蓄力之作的话,那么 g7 (htc desire)才真正让更多消费者认识并记住 htc 在 android 中这个品牌。这款 htc 历史上的功勋机型拥有强劲的硬件性能和出色的销量,极大的提升了 htc 的品牌形象,更为重要的是,通过desire ,谷歌android +合作厂商的模式初见成效,在很大程度上起到了推广了谷歌android 系统的作用,或者说,正是由于htc对于谷歌android成功标杆的示范效应,才使得谷歌android成功获得摩托罗拉、三星、lg、索尼、爱立信等等国际大牌的支持。所谓万事开头难。谷歌android能发展今天,htc可谓是劳苦功高。

另外一个htc鼎力支持android的例证是其在技术的创新上也竭力配合android的战略和节奏。例如有传闻称,早在2010年,时任android负责人、素有“android之父”之称的的安迪·鲁宾就已经开始着手ar智能手机的技术合作研发,当然这之中少不了htc的鼎力配合。例如2012年,随同htc desire x,其发布了imagechip芯片,这颗芯片是htc自研的isp芯片;2013,htc one m7发布,其采用的ultrapixel超像素技术的摄像头虽然只有400w像素,但1/3寸的超大感光元件尺寸.,加上第二代imagechip芯片,大幅提高了拍照效果。

需要说明的是,imagechip的核心功能是支持hdr即图片视频拼接技术。400w像素的ultrapixel摄像头更低的数据量,能让智能手机更轻松实现ar功能。双镜头duo景深相机,探测景深的功能也是ar的雏形应用。而运动相机则是未来拍摄ar视频的主流设备。但不幸的是,发布第二个月,鲁宾就被调离了android部门,并在2013年离开了谷歌。而在其离职期间,htc上述的硬件并未得到应有的android系统和应用的支持,自然未能在市场竞争中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实际情况是,自安迪·鲁宾离开谷歌之时,也是htc开始走向没落的开始。难怪业内有“htc成也谷歌败也谷歌”的说法。

当然,我们在此并非将htc的陨落完全归咎于其与谷歌的亲密合作,毕竟这与htc自身的产品和营销策略也密切相关,但其对于android的贡献和地位是有目共睹,谷歌对此也是深知肚明。那么面对昔日成就了自己的重量级合作伙伴今日陨落,甚至出售都可能无人接盘,只能自生自灭的窘境,谷歌怎能不出手相助?否则让其他合作伙伴作情何以堪?跟随android就是htc这个悲惨结局吗?谷歌自然不会给业内留下这种卸磨杀驴的印象,况且鉴于目前htc的状况,其并购的价格肯定要远远低于当初125亿美元并购摩托罗拉,对于谷歌不会造成任何的压力,反而通过此举稳定android阵营的军心和证明自己对于合作伙伴的感恩之心。

不过,如果你认为谷歌仅仅是为了“感恩”而并购htc的话,又未免高估了谷歌的“良心”。毕竟作为商业企业,利益还是占据重要的位置。具体到并购htc,我们不得不再次提及安迪·鲁宾。

众所周知,离开谷歌的安迪·鲁宾创建了一家名为“essential”的手机初创公司,并在今年发布了首款智能手机—essential ph-1。从媒体曝光的信息看,评价颇高,甚至称其超越了三星的s8。虽然媒体多将essential ph-1与三星和苹果的iphone对标,但我们认为无论从产品定位、市场规模还是背景,其对标的真正对象应该是谷歌的pixel。即都难以达到可观的出货量(至少与三星和苹果相比),均有谷歌的“血统”,尤其是安迪·鲁宾是因为与谷歌高层在android发展的战略上存在严重分歧而被迫离开谷歌。而鉴于安迪·鲁宾在谷歌时的秉性,所谓借essential ph-1“报复”的心理不是没有。毕竟干掉android的标杆pixel,对于老东家谷歌是最好的“报复”至少在颜面上是一大损失。

但遗憾的是,虽然essential ph-1好评不少,但也存有瑕疵。例如外媒phandroid就对essential ph-1的拍照样张做出了评价,称其看起来是使用3年前的手机所拍摄的。相比之下,尽管pixel销量不佳,但在拍照方面则显现出了自己的优势。例如在法国著名影像实验室dxo旗下的dxomark评分中,google pixel得到了89的高分,这是智能手机在dxomark中得到的最高分数,并且直到现在也没有手机可以超越。对此,有业内称,不排除未来安迪·鲁宾与htc再次合作的可能,因为就像前述,htc在影像方面的技术创新和积淀足以弥补essential ph-1与pixel在拍照上的短板。而有了htc的技术加持,未来最终谁能战胜谁还真不好说。对此,我们相信谷歌也是一目了然的。所以我们认为,从商业角度考量,即便是对于自己帮助不大的企业或者技术,即正面效应难以释放,能够通过并购扼杀可能造成的通过对手给自己造成的负面效应也是并购价值的一种体现。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此次业内传闻的谷歌并购htc,谷歌真正的目的是通过并购示好htc(避免其自生自灭,充当托底的角色)和android阵营,同时防范htc与其他合作伙伴,尤其是安迪·鲁宾创建的“essential”手机初创公司可能的合作,进而让自己pixel最大卖点可能被稀释的一举两得之举。

分享:

相关内容

    {$relativelist}

猜你喜欢

    {$str_relative_new}

应用推荐

    {$str_relative_app}

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